• <menu id="ia4mi"><strong id="ia4mi"></strong></menu>
  • <nav id="ia4mi"><strong id="ia4mi"></strong></nav>
  • 當前位置:主頁 > 要聞 > 正文
    天天快看點丨陜西:護住一方水土 富了一方鄉親
    來源:陜西日報作者:洞察網2022-08-11 09:44:29

    府谷縣黃河入陜第一灣(資料照片)。 省水利廳提供

    大河奔流滿目新。

    榆林市府谷縣堯峁村,有著著名的黃河入陜第一灣。黃河在這里拐了一個90度的大彎,河曲水急,猶如神龍擺尾。


    【資料圖】

    “小時候,從黃河里舀碗水,半碗是水,半碗是沙?,F在,感覺黃河像一根‘飄’在峽谷中間的綠飄帶,越來越清了。”8月2日,來自渭南市的游客告訴記者,“沿著黃河一路北上,昔日的荒坡披上了綠裝,連綿的荒沙得到了治理,流失的泥沙得到了固定……”

    并不只是感覺,數據也證明,黃河變清了。

    黃河之“黃”,實為泥沙。黃河是世界上含沙量最大的河流,最大年輸沙量達39億噸。經過多年治理,陜西平均每年輸入黃河的泥沙量,已從多年前的8.3億噸減少到如今的2.68億噸。

    直接治理

    以壩攔沙變良田

    利用淤地壩調水調沙,疏通黃河經脈,是減少泥沙,讓黃河水變清的有效手段。

    站在延安市延川縣馬家灣大型淤地壩頂,可以看到壩地里種植著大片玉米,不遠處的小山坡上則是退耕之后的生態林。延川縣水土保持隊隊長馮占斌告訴記者,該壩已經攔截泥沙650萬立方米,可減少黃河下游清淤費約6500萬元。在可耕種的830畝壩地里,畝產玉米800公斤,年種植收入可達200萬元。

    “從前,每當暴雨來臨,山洪席卷泥沙而來,經過溝底一路沖入黃河。如今有了淤地壩的阻擋,水道變寬,水流變緩,水沙分離。清水經溢洪道流走,本會沖入河流的泥沙則逐漸沉積,在溝底‘變’成肥沃的良田。”馮占斌說。

    淤地壩建設,是黃土高原地區群眾在長期治理水土流失實踐中創造的一種行之有效的水土保持工程措施,不僅從源頭上封堵了向黃河下游輸送泥沙的通道,還增加了農田面積,改善了生態環境。因此,淤地壩被群眾親切地稱為“糧囤子”“錢袋子”。一座座淤地壩的建設,大大減少了匯入黃河的泥沙量。根據無定河流域淤地壩統計數據顯示,平均單位壩地面積的攔沙量約為每公頃5.5萬立方米。

    目前,陜西省建有淤地壩3.4萬座,占全國淤地壩數量的一半以上,共攔泥沙58億噸,淤成壩地86萬畝,促進退耕還林還草300萬畝,保護耕地60萬畝。

    源頭治理

    造林護林固泥沙

    黃河泥沙絕大部分來自黃土高原。這里土質疏松,易蝕易散。每逢暴雨沖刷,則水土大量流失,進入黃河。要實現黃河徹底變清,除了用水沖沙、用壩攔沙,最根本的,還是要植樹造林,將泥沙牢牢“固定”在黃土高坡上。

    4月7日6時,延安市宜川縣麗紅專業造林隊隊長王小紅背著樹苗,利用繩索攀爬到黃河邊的懸崖上,開始了新一輪的植樹。山勢陡峭留不住土,就用砌壘石坑的辦法;石質山地土層淺薄、土壤貧瘠,就回填客土;天旱沒水,就引水澆灌;風力大,就深栽深埋;兔害嚴重,就栽大苗……

    18年里,王小紅和他的造林隊在這樣艱險的環境中,完成了造林百萬棵的奇跡。

    這些懸崖峭壁的下面,就是黃河。一排排綠樹,承擔著涵養水土、防止水土流失的職責。

    “2021年春天,我和隊友們完成了在黃河岸邊種植62845棵側柏的任務。這些側柏被種在這850畝山地上,成為了保護黃河的幸福林。”王小紅撫摸著自己親手種下的側柏,感慨良多。

    有人告訴王小紅,這62845棵側柏是全國網友通過“手機種樹”種下的。從去年3月9日保護母親河日開始,全國網友在螞蟻森林里通過綠色出行、減紙減塑等低碳行為積累綠色能量。這些點滴匯聚起來的綠色能量,換成了62845棵側柏,由王小紅和他的隊員們在黃河岸邊親手種下。

    王小紅不太懂什么叫“手機種樹”,但有這么多人關心種樹這件事情,依然讓他十分激動。“這兩年,壺口瀑布一年比一年清澈,這離不開我們,更離不開全國網友的關心。”王小紅說。

    有了網友的加入,王小紅和隊友不再孤單,綠色“染”滿了黃土高原的角角落落。延安曾經是黃河流域水土流失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如今全市森林覆蓋率已達48.07%,年入黃泥沙由過去的2.58億噸減少到0.31億噸,降幅88%。

    長久治理

    黃土變“真金”

    植樹造林構筑起的綠色長城,有效鎖住流向黃河的泥沙。但想要實現長久治理,還需要實現生態效益、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統一。

    陜西在實行退耕還林的同時,在黃河沿岸積極打造以山地蘋果和紅棗等為代表的特色經濟林基地,突破長周期、高投入、低效益的發展瓶頸,打造了生態治理帶動綠色產業發展、經濟效益提升的典范,讓泥沙“固定”下來,也讓周邊的群眾富起來。

    6月2日,記者走進泥河溝千年古棗園,一棵棵棗樹,枝干粗壯,枝條繁盛,或舒展或盤曲,姿態各異。

    泥河溝村老一輩人說,只有聽到黃河濤聲的棗才是最好的棗。“豐富的光熱資源和黃河水的滋養,讓佳縣的紅棗聲名遠播。農民一畝地能收入2萬元左右。”佳縣太陽升紅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曹冠軍說,“因為質量高,紅棗銷路廣,2021年全年,光是出口訂單就超過了100噸。”

    這些棗樹不僅是當地村民致富的“法寶”,更是保持水土的“能手”。

    “棗樹枝葉攔截了雨水,加上各種集水措施,有效減少了水土流失;棗樹的根伸展能力很強,匍匐根系較多,側根發達,固持表層土壤的能力非常強。同時,古棗園中的棗樹樹齡較長,具有良好的土壤持水能力和防風效果。”佳縣古棗園系統保護辦公室首席專家高峰說。一望無際的棗樹林牢牢護住了這一方水土。肥沃、背風的黃河灘地,產出了最甜的泥河溝紅棗。

    “目前,佳縣棗林面積已達82萬畝,其中盛果面積達53萬畝,有機紅棗基地30萬畝。每年輸入黃河的泥沙量明顯減少,整體生態環境得到改觀,經濟效益日益凸顯。”佳縣林業局局長張志平說。

    榆林紅棗產區涉及9個縣區、100個鄉鎮、2470個行政村,棗農人口約72萬人,占全市總人口的19.8%。從清澗至府谷的黃河沿岸,形成了一條南北長347.5公里、東西寬約10公里的紅棗林帶,既護住一方水土,也富了一方鄉親。(記者 申東昕)

    [責任編輯:linlin]

    標簽:

    評論排行
    熱門話題
    最近更新
    天堂AV旡码AV在线AV
  • <menu id="ia4mi"><strong id="ia4mi"></strong></menu>
  • <nav id="ia4mi"><strong id="ia4mi"></strong></nav>